【新民晚报】“绿色理想”在“褐色现实”前碰壁

德计划2050年八成发电来自可再生能源,但放弃核电推动煤电回升
发布日期: 2014-06-09 信息来源: 外联部

德国被视为引领欧洲“绿色能源”运动的领袖。按德国政府的规划,到2050年,全德发电量将有80%来自可再生能源。

这听起来很美,但现实远比理想残酷:在高吹“能源转型”号角的同时,德国煤电产量去年达到两德统一以来最高值,一座座村庄正在被推平,为开采新煤矿让路。

百余村庄夷为平地

阿特尔瓦施是德国劳西茨地区的一个迷你小村庄,这里只有900名居民、一条街、一所教堂、一家村民志愿者组成的消防所和一片墓地。很快,这个宁静的小村庄将不复存在。电力企业瓦滕法尔集团计划迁移整个村庄,让推土机和挖掘机进驻,开挖地下的褐煤。

“他们会把一切都推倒。”两个孩子的父亲克里斯蒂安·胡舒加说。

劳西茨地区位于柏林往南约160公里,地下蕴藏着数十亿吨的褐煤。为给开采褐煤让路,这个区已有136个村庄被夷为平地。

今天,德国是引领欧盟“绿色能源”运动的领袖和榜样,消耗电量四分之一来自可再生能源。然而另一个事实是,德国仍是世界最大的褐煤生产国,而褐煤是污染最严重的燃料之一,释放二氧化碳的最大元凶之一。

村民无法理解,在德国政府高喊“能源转型”口号的今天,他们的家园为何还会遭此巨变。普罗席明村的120户人家已有约40户装上了太阳能发电设备,农田里竖立着风力发电站,还有企业从事将农业肥料转化为沼气的生意。这个村本应是“能源转型”的典型,如今却要让路给一个新煤矿。在西部莱茵兰地区,因为德国RWE电力集团开采褐煤计划,一个叫因默拉特的村庄已经成了“鬼城”。

煤电地位不可替代

近十年,褐煤在德国能源体系中的地位悄然回升:2012年,新建的褐煤发电厂装机容量为2743兆瓦,远超同年被关闭的老煤电厂容量——1321兆瓦。2013年,德国产自褐煤的总电量比2012年增加了0.8%,达到1620亿千瓦时,为1990年以来的最高值,占当年所产总电量的26%,而可再生能源所产电量所占比例为25%。

2014年,德国人电费账单上的“减排附加费”将为新能源事业贡献235亿欧元左右的补贴,按一家四口计算,平摊到每户德国家庭将近220欧元。

瓦滕法尔集团的褐煤矿项目运营总监乌韦·格罗塞尔说,所谓优先发展可再生能源,只有将煤电作为基本保障的条件下才谈得上,因为和太阳能、风力等清洁能源相比,煤是唯一能够持续不断供电、根据需求调节产出的能源。“一旦可再生能源供不了电,我们可以补上,每天24小时,一年365天。”

“退核”短缺需要弥补

在“能源转型”旗帜下,德国煤电产业如此蓬勃发展,环保界人士感到莫大讽刺。

德国政府早在2002年就出台核电退出计划,打算在2022年之前关闭德国境内所有核电站。默克尔2005年上台后,原本从气候变化及经济角度考虑,决定暂缓推行该计划。然而,2011年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坚定了德国放弃核电的决心。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正因为推行核电退出,可再生能源在短时间内无法补足供应短缺,才使得煤电在能源结构中的比重有所回升。

环保界尤其担心褐煤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因为它是煤炭中单位二氧化碳排放量最高的一类,而它的廉价更增加它对生产企业和消费者的吸引力。

地方政界强力支持

便宜又好用,是煤作为能源的显著优点。在产煤区,煤矿开采业牵涉成千上万人的生计,因此得到工会和地方政界人士的强力支持。

瓦滕法尔集团承诺,另择地点重建一个阿特尔瓦施,将全数村民迁移过去,并保证按市价补偿村民,新建的居所将与原来的房产等值等面积。

但这并不是阿特尔瓦施村民想要的未来,至少不是所有人。莫妮卡·舒尔茨-赫普夫纳家的谷仓屋顶装了太阳能电池板,她的住所——一栋数百年历史的石屋顶上装了风力发电设备。她丈夫计划买一辆特斯拉电动车,这样他们自产的富余风电就可以派上用场。

“褐煤(发电)是属于旧时代的技术,从生态学上说很不理性。”她认为,已开采的褐煤矿足以支撑未来数十年的需求,在二三十年的转型期内,有足够时间开发出其他替代能源。

她说,现在村民们意见不一,老人不愿离开家园,年轻人却不想待在一个前途未卜的地方。“有些人想抗争,有些人持中立态度,也有些人只想离开这里。”(沈敏)

相关链接

德“能源转型”面临众多压力  

为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德国政府2000年出台了《可再生能源法》。目前德国约25%的电力供应来自可再生能源,政府期望在2020年将这一比例提高至35%,2050年提高至80%。

政府制定了绿色电力入网电价补贴等非常规政策,全力扶植可再生能源企业发展。根据补贴政策,电网公司先以较高价格购买可再生能源电力,再从政府获得差价补贴,政府最终将补贴资金分摊到消费者支付的电价中。

德国“能源转型”政策虽得到大多数国民的认同,但也面临不少争议:比如有人担心德国一些有优势的传统工业如汽车制造业将受冲击;政府补贴新能源推高了电价,也让不少企业和低收入者难以承受。

迫于压力,德国政府不得不调整能源转型方案,以降低成本、保障能源供应安全。今年初提出的改革方案决定降低对新建可再生能源设施的补贴、减少高耗电工业企业“特权”,但总理默克尔强调,2050年之前达成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达80%的总目标不变。  

未来煤炭角色 议题仍被搁置  

关于煤炭应该在德国的“能源转型”革命中扮演什么角色,目前仍是个被搁置的议题。

绿色和平组织的杰拉尔德·诺伊鲍尔说,德国政府应该采取坚定措施,阻止“令人瞠目结舌的采煤热”,“采煤热正威胁着德国在环境保护和能源革命领域的信誉”。

但科特布斯市长弗兰克·希曼斯基是坚定的褐煤开发支持者。他说:“在可预见的未来,传统发电站作为国家能源结构的一部分存在是不可避免的。大家争论褐煤的未来命运完全可以理解,但请记住,劳西茨地区的大多数百姓站在传统的煤矿行业一边。”

来源:6月5日《新民晚报》B1版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