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为了尽量减少对居民的影响,电力部门的施工往往放在清晨甚至凌晨——

收工,赶在早高峰开始前
发布日期: 2014-08-29 信息来源: 外联部

凌晨4点刚过,市南供电公司的丁师傅已经吃好早饭准备上班了。原来,今天是新建成的110千伏冠生园变电站正式向周边用户供电的头一天,丁师傅所在的班组要为新变电站在桂林路康健路附近竖几根新电线杆,为了尽量减少对周边居民的影响,工程必须在早高峰开始前完成。

抬头看了眼黑蒙蒙的天,老丁出门前往单位。清晨5点,班组全员坐工程车来到路口,看着眼前几张仍有些睡眼惺忪的年轻面孔,老丁有些心疼,但他也没多说什么,再次清点了一遍人数后开始布置各人任务,清晨的工作就这样开始了。

  

场景一50公斤拗力绞断钢索

黑色的钢索蜿蜒在地上,各种工具散落在周围成一圈。现场有些混乱,工人们正各自忙着准备竖立电线杆的前期工作。今年才30岁的王师傅负责的是将眼前的钢索按需要的长度绞成几段。

习惯性地卷起衣袖,弯腰,稍稍拉出一段钢索,在量好长度的地方做上记号。随后,王师傅抓起手边的大力剪,对着记号开始使力。

随着大力剪的两根把手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王师傅脸色也变了,黝黑的脸庞涨得通红,眼睛也睁得滚圆。一些细琐的断裂声从钢索内部传出来,但钢索看起来却没有变化。

又使了几下力,王师傅索性将大力剪横着立起来,然后脚踩住一根把手,整个人再拱起趴在一根把手上,用全身的力气往下压。终于,忽然传出一声闷响,钢索断成两半。

拾起需要的那一部分后,王师傅稍稍吃力地爬起,离去。

工程现场负责人丁秀明介绍说:“绞钢索是体力活,这么粗的钢索要绞断,起码得50公斤力气。”

路边一位早起晨练的大爷站在一旁,主动凑上前对王师傅说,“小伙子,一大早就干这么重的活儿,吃过早饭了吧?没吃的话往前走几分钟就有个卖杂粮饼的小摊。”

  

场景二 抡大锤给电线杆“截肢”

另一端,几名工人正围着刚运来的电线杆比比划划。运来的标准电线杆长13米,可现场头顶有高压线,下方只有最多11米的空间,必须给电线杆“截肢”2米。

给电线杆截肢不用锯子,用的是半人长的大锤。

半敞着制服领口,班组里的李师傅抡起大锤,冲着电线杆的根部,重重就是一下。“嘭”一声,碎石四溅。扬起的粉尘还未散尽,李师傅抬手又是一锤挥下。没过多久,电线杆根部的水泥层开始倾塌,这时又有两名工人拿着大锤加入“截肢”队伍,三把大锤轮番落下,很快砸散了电线杆根部的水泥,露出一根根钢筋,一名小个子工人拿着大力剪上前,很快钢筋逐一应声而断。

敲完一侧,用钢棍挑起电线杆翻个身,又是一阵捶打,过了不到10分钟,“截肢手术”顺利完成。

这时已差不多上午6点,因为发觉家里停电,附近小区里开始有居民走上街头向施工人员打听何时能恢复供电。见居民催得急,几位师傅加快了抡锤的速度,还“嘿哟”、“嘿哟”低声喊起了号子。

  

场景三 起吊电线杆 好似穿针引线

6点40分,吊车加入施工队伍,斜吊起电线杆,穿针引线般穿过半空中原有的通讯电线和树枝树叶,然后再慢慢将电线杆放入事先挖好的基坑里。

再次确认线路已断电后,3名年轻的工作人员套上镰刀一样的脚扣,开始爬上刚竖好的电线杆,准备在电线杆顶部安装横担等零部件。

通过滑轮不停地将零部件吊上吊下,到上午7点半,工程主体部分已基本完成,工人们将电线杆周边地面上的零部件、水泥碎块、树枝等杂物清理干净后,拆除了之前占用非机动车道拉起的警戒线。

此时的桂林路上人流车流已来回涌动,上海的早高峰刚刚开始,而丁师傅他们班组已完成了上午的工作,现场负责人开始最后核对,几名年轻的工人则坐在马路边的树影下喝着盐汽水擦着满头满脸的汗。

上午11点,上海市南供电公司运检人员完成送电操作,冠生园110千伏变电站开始向周边用户供电。

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康健地区以居民区为主,自打铁路上海南站通车以来,这里的用电量连年激增,此前赖以供电的浦北和桂林两个35千伏变电站已接近满负荷运行,而冠生园变电站的投用将大大缓解该地区的供电问题。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