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报】善啃敢啃“硬骨头”的野战队长

华东送变电公司机施分公司架线队长王德春速写
发布日期: 2015-02-06 信息来源: 外联部

 

2014 年11月20日,川藏电力联网工程正式投运。那天,巴塘、理塘、乡城等甘孜南部以及西藏自治区东部昌都地区的145万藏区群众开始有了电量更充沛稳定的“大电网”。
那天,受惠的居民们高声欢呼,有些汉族群众还放起了鞭炮。
与此同时,相隔数千里之外的华东送变电工程公司机施分公司架线队队长王德春也和一批职工击掌欢呼。
这条线路凝结着他们的汗水和心血……
哪里艰苦他到哪里
2014 年5月30日,在公司芜湖驻地,王德春接到了参与川藏电力联网工程建设的指令,他当即带领20多先头人马,开着工程车、牵引车直奔昌都。
一山又一山,一弯又一弯,一路颠簸,一路风尘……6月2日傍晚,20多人赶到了青海玛多县。王德春急忙张罗吃饭,可此时高原反应已经显现,大家头疼得饭也不吃,话也不想说,一个个倒在床上,那情形真就两个字“苦逼”。王德春急忙买了氧气来缓解,但第二天到达玉树时,仍然有2人病倒了。
艰苦的日子还在后面!
在藏区进行放线工作时,天气反复无常,晴雨不定。一下雨,本不平整的路面变得更加泥泞湿滑,放线设备的运送成了难题。为了不影响进度,在高原缺氧的情况下,王德春和队员们忽略身体的不适,花了一整晚的时间才把设备从一座山上运到另一座山上。
川藏联网工程最后两档放线工程跨越无人区,一到了晚上,气温骤降。因用的还是零号柴油,遇到这么冷的气候,发动机就发不起来。王德春左思右想拿出妙招:给设备穿上“防冻衣”,一层层棉被盖在了设备上,当温度降到零下10度左右时,他又在设备上架起了棚子,在里面生起炉火,保证设备不因冷冻出故障。他还和队员们轮流值班,防止火星飞出,引发火灾。
这法子还真管用,机器又开始轰鸣起来,随着声响,王德春悬着的心又放了下来,夜里没怎么睡的他,又开始指挥放线工作。
队长又成了好厨师
藏区人烟稀少,气候恶劣,藏区副食品品种单调。作为队长的王德春不但为工程操心,也为职工的膳食忙碌。
王德春有一手好厨艺,在藏区派上了大用场。
由于项目部不在昌都县城,每隔三四天,王德春会亲自开车去六十多公里外的昌都县城采购食材。说是采购,其实就是在一个很小的集市上精打细算的买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在这个转一圈都挑不出什么的小市场里,能买到的蔬菜种类实在有限,为了让大家吃得好一点,营养跟的上,王德春挖空心思研究起了食物搭配。他要求每顿3—4个菜,为保新鲜,先烧不耐放的绿叶蔬菜,后煮土豆、白菜、洋葱,每顿还尽量保证有一个荤菜给大家打打牙祭,红烧牛肉、肉圆子、萝卜炖排骨已然成为王氏招牌菜,广受好评。
看着大家吃得开心,王德春就会乐呵呵的笑。
争分夺秒来放线
高原空气稀薄,多数人都会不适应,每天都要吸点氧气来缓解一下高原反应。但在藏区的112天中,王德春却从来没有吸过一次氧。你说他是因为粗心,可是他却经常提醒身边的工友每天吸点氧,还不忘叮咛道,你不知道高原缺氧对大脑的损伤是永久的吗,赶快去吸氧!  你说他有金刚不坏之身,不是!他头疼起来只能靠吃止疼片来缓解。为了不让家人、队友担心,不耽误放线进度,他一直瞒着队友,瞒着家人。每当有人关心他,用他的原话反问他为什么不吸氧时,他总是什么也不说,低头笑笑,继续研究放线去了。
体检时王德春被发现大脑出现损伤。
其实抽出10分钟的时间来安安静静的吸点氧,也不为过,可王德春的时间实在太精贵,他更愿意把这时间放在检查设备和现场放线上。
经过112天奋战,王德春高效优质完成了任务。但他还没歇口气,新的任务又来了,公司内蒙古科尔沁项目部经理点名王德春的架线队去助战。
“王队长这么辛苦!在藏区112天,忙得连吸口氧气的时间都没有,现在刚完工,就不能让他歇歇?!”有职工发牢骚。
但那项目经理叹苦经:“我这里工期紧得要命,工程进度已经是所有施工队伍中的最后一名……”
王德春二话不说拉上队伍就赶往内蒙古。
王德春果然不一样,一番测量、考量后,他的架线方案出台了,运用这个方案,加上王德春自创的一套独门放线工艺,原本施工进度最后一名变成了第一名。
这样的从倒数第一转为第一,在王德春不是唯一。在疆电外送工程中,他带领的放线队进入项目部时,面对的也是全线最后一名的落后状况,但他调整好设备,设计好方案,合理安排人员,从最后一名迎头赶上,最终排名全线第一。
只能心系远方的家
从1986年部队转业进入华送公司,王德春在架线岗位上干了近30年了。这些年来,转战天南海北,能给与家人的,总是几句口头上的问候。
至今王德春说到两件事,就会很难过。
一是儿子结婚。因为忙,他只是在儿子结婚的当日,参加了婚礼,随后就赶回项目工地。  再有就是老丈人过世。
2013 年冬天,王德春参与了500kV乐木线建设。乐木线全长37.2公里,双回路,四分列,500导线,分四档展放。张力场原计划是布置在山下的,但考虑到铁塔高差和档距都很大,不仅要多搭设近一半的跨越架,还不能完全保证导线不落地,再说地面上怪石嶙峋,容易将导线磨断。于是项目部决定把张力场改设在山上。
那天天刚蒙蒙亮,王德春带着几个队员匆匆上山了。每到一个岔道口,他就下车观察,看路基是否扎实,哪里需要加宽,有时候为了估算便桥的承载力,他毫不犹豫的脱掉鞋子站到冰冷刺骨的溪水里,有时候又为了将一个急转弯道观察得再全面点,他一个人爬上荆棘丛生的山坡上。
忙碌了一天,晚上准备休息时,王德春接到妻子的电话,告诉他老岳父进入弥留状态。  二十几年来,王德春自己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数,里里外外都是靠岳父岳母的照顾。特别是有了孩子以后,老婆孩子搬去和岳父母同住。为了王德春能够安心工作,家里什么棘手事都不告诉他。几个月前王德春曾回过家,当时岳父只是有点咳嗽,以为感冒了,吃点药就会好。后来去医院做了检查,得知是肺癌。今天情况更糟,陷入了深度昏迷,医生叫准备后事。  想着这些王德春心里翻江倒海,岳父的好在他脑中不断闪现……深夜,手机再次响起,电话那头传来了哭声,原来岳父过世了。
王德春决定赶回家为老岳父送葬。
王德春拨通妻子的电话说了自己的决定。妻子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刚才家里商量过了,你远在川西大山里,坐飞机最快也要后天才能到家。还是工作要紧,你就不要回来了。老人的事情我们会办妥的,你放心吧。”
那晚王德春一个人流了很多眼泪,他对着家乡芜湖的方向,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
第二天一早,王德春强忍着悲伤,又忙碌起来……
“放线好,进度快,实力强!”这是各项目部对王德春的评价。于是,王德春常常面临这样的状况:当他还在一个工地进行放线收尾工作时,另外一个项目部的预约电话已经打来,于是他总是还来不及回家歇一歇、就马不停蹄的带着设备赶往下一个项目部。
“善啃敢啃“硬骨头”的野战队长!”无数征战后,王德春获得了这样的名头。(宋长星/文 小传/图)
 
1 月26日劳动报8版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