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古拉山上的白衣天使

发布日期: 2010-12-09 信息来源: 王婧

“到了唐古拉,死神把手拉;抬臂能摘云,伸手把天抓。”在高海拔地区施工,高寒、缺氧时时考验着电网建设者,即使是一次普通的感冒,若处理不当,也可能危及生命。唐古拉山两侧是青藏交直流联网工程全线海拔最高的第6标段和第7标段,其中第7标段的37基基础分布在4片沼泽地上,只有在沼泽地完全冻上的冬季才能施工。这样的施工条件对电网建设者的生命健康提出了严峻挑战。负责医疗保障的武警水电部队的白衣天使,把医疗点建在唐古拉山上的施工现场,细心呵护着万余名电网建设者。

  时时刻刻的守护

  11月30日,武警水电第二总队安多卫生所的医生在青藏联网工程工地上巡诊时,发现旋挖机司机胡柏有严重的拉肚子症状,而他自己竟不以为然,认为过几天就没事了。医护人员立即将胡柏从施工现场送到卫生所,为其紧急诊断、输液。12月3日,胡柏康复出院,他幽默地说:“要是没有巡诊医生的及时发现和救治,我恐怕已成烈士了!”

  武警水电第二总队医院政委李立告诉记者:“为确保青藏联网工程建设大军在1038千米长的战线‘上得去、站得稳、干得好’,武警水电第二总队医院全员一起上线进行医疗保障,在工程全线建立了31个一级医疗站、10个二级医疗站,并在格尔木市和拉萨市委托建立了三级医疗站,320名医护人员在青藏高原上日夜守护着万余名电网建设者。”

  按照医疗保障规定,一级医疗站的医护人员每天到施工现场巡视,二级医疗站则集中治疗患病较重人员,特殊病人送三级医疗站治疗。李立说:“二级医疗站的硬件、软件水平相当于县级医院,并配有高压氧舱、移动氧舱等针对高原病的医疗设备,完全能满足严重高原病的医疗要求。”

  在冻土施工攻坚战中,武警水电第二总队医院从全线抽调了120名医护人员和10台救护车。11月30日,在第7标段项目部医疗站,20多名工人经过测血压、做心电图、胸片透视等多项检查后,终于拿到了上线工作的“通行证”。刚参加完体检、拿到“通行证”的王文青说,在西藏干了10多年工程,去过不少海拔高的地方,现在在干活前做体检,更能放心工作了。

  白衣天使的爱与情

  冬季的唐古拉山枯黄一片,空气含氧量不足平原地区的30%,夜间气温可降到零下20多摄氏度,滴水成冰。尽管项目部为每位工人配发了羽绒睡袋、两床被子,帐篷里还有火炉,却还是冻得人难以入眠。

  11月30日,在唐古拉山上,大风吹得人连呼吸都困难,工人们讲话都要扯开嗓子吼。武警水电第二总队医院的医生马兰生埋着头,用双手使劲捂住帽子,在第7标段的几基基础间艰难地行走着。每到一基基础施工现场,他都要详细询问工人们的身体状况、宣讲高原防寒保健知识。在1083基础施工现场,他钻进帐篷认真地给工人们测血压、把脉,提醒他们要注意采取保暖措施、要休息好。

  马兰生爱自己的工作、爱青藏高原的山和水。他是外科大夫,硕士研究生毕业,最引以为豪的经历就是曾参加过抗击“非典”、抗冰抢险、玉树抗震抢险中的医疗救助服务。

  马兰生是个坚强的汉子,却有个“温柔”的名字,他深情地说:“有了爱,就能克服一切困难。这次有许多农牧民参加青藏交直流联网工程,尽管他们满身污泥、衣着破旧,但都是为了青藏联网工程建设,父母儿女都盼望着他们能在青藏高原上健康平安。作为医生,就要懂得这份心情,要把他们当做亲人,关心他们的身体健康。”

  夫妻“战斗”在高原

  安多卫生所是青藏交直流联网工程的二级医疗站,负责唐古拉山第7标段的医疗保障,张薛刚是这个医疗站的副所长。今年8月,张薛刚从江西南昌来到唐古拉山,便把妻子闫思敏也带到了卫生所。他看病诊断,妻子打针护理,小两口默契的配合成为所里的一道风景。

  “我刚来时,高原反应非常厉害,胸闷、头疼,整个身体恍惚飘摇,要不是他鼓励,我恐怕早回家了。”闫思敏性格活泼,说话直爽。

  闫思敏来到卫生所,发现这里竟没有一棵树、一朵花,得知这里的气候不适宜养花后,她买来了几盆假花摆放在办公室。“这样能让工作环境轻松一些,病人来了也会觉得舒服一些。”闫思敏解释道。

  当记者问他们夫妻二人都到青藏高原上来,孩子谁来照看时,闫思敏脸颊绯红:“工程这么忙,咋能要孩子呢,等青藏交直流联网工程竣工后再说。记者同志,我们要去现场巡诊了,不好意思,失陪了。”说完,夫妻二人背起医疗箱就出发了。

相关链接